克莱·舍基谈机构与合作

今天发布的是来自台湾网友李士杰的译文。他翻译的是Clay Shirky的TED演讲,演讲的题目是“机构与合作”。Clay Shirky是互联网分析师,他着有Here Comes Everybody,大陆最近出了简体中文译本《未来是湿的》,任何对互联网发展之社会意义感兴趣的朋友都应当去阅读这本书,书里头将很多与此相关的道理都深入浅出的加以剖析了。


Clay Shirky on institutions vs. collaboration

一群人究竟如何搞定事情?你如何组织一群人,让这个团体的产出带来某种一致性与延续性的价值?而并非只是一团混乱?把这个难题用经济学的架构/术语来解释,我们称之为「协调成本」。协调成本基本上是安排群体产出成果时,所面临到的财务与机构/组织问题。对于协调成本有一个古典的答案来响应就是:如果你想要协调一群人顺利产出成果,那就发起一个组织吧。没错吧?你募集一些资源,找到某些东西。这个组织可以是私人的或公共的,它可以是营利或非营利组织;大机构或小型组织。但是当你把这些资源凑在一起,你创立了一个机构,你运用这个机构来协调一群人的活动。而随着近年来,形成团体彼此相互沟通的成本下跌到让人惊愕的程度,沟通成本比重上占大部分。于是协调成本的第二个答案浮现了出来,那就是将彼此的合作建置在基础架构中,设计出除了基本运作之外,同时能够协调一群人与产出成果的系统,让一群人能够顺利地产出成果,而不用诉诸于机构的模式。所以这就是我今天想要谈的内容。

我将会举一些相当具体的范例来作阐述,但是总会指向较广的主题。我将会从试着回答一个问题来作为开始。我知道各位在某个时刻也曾问过自己,并且因特网就是被用来回答这个问题的。这个问题是:我要从哪找到一张美人鱼溜直排轮的照片?在纽约市,每年夏天的第一个星期六,我们居住的康尼岛,迷人的、破败的游乐园区会举办美人鱼游行。这是一个业余的游行活动。人们从纽约的四面八方涌来,盛装打扮,也有些人打扮得比较清凉。年轻人跟熟男熟女,在街道上跳舞。所有人物都是色彩缤纷,大家都很享受这个时刻。我想要让各位注意的不是美人鱼游行本身,虽然它很迷人,我想要专注在这些照片上。这些照片不是我拍的。我怎么找到这些照片的?答案是:我从 Flickr 上面找到了这些照片。Flickr 是一个照片分享的服务:让人们拍照、上传照片、在网络上彼此分享这些照片。最近 Flickr 增加了一个新功能:标签(tagging),标签首先由Del.icio.us/Joshua Schachter所推出的。Del.icio.us 是一个社会书签服务。标签是一种回答分类问题的答案:合作基础架构。如果我去年就做这场演讲的话,我将无法展示那些刚刚展示的照片。因为我找不到这些照片。如果真的要作的话,我们需要雇一组专业的图书馆馆员,来组织这些上传的许多照片:”美人鱼游行“。共有 118 位摄影者,拍摄了 3100 张照片。所有这些照片都被整理起来,放在简洁有力的名称底下,以相反的时间顺序来显示。于是我可以搜寻、找到这些照片,来作一场小小的照片展示。我们现在正在解决的,是什么样的问题?从最概略的可能观点来检视,这是一个协调的问题。在因特网上有非常多的人,其中一小群的人拥有美人鱼游行的照片。我们要如何让那些人一起贡献这个作品?

《克莱·舍基谈机构与合作》有8个想法

  1. 既然我们可以预见它,了解它即将来临,我的论点是:基本上我们有可能可以搞定它。—–这句话,演讲者似乎在急于表明,我是不支持混乱的,尽管我预见了混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