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绿色未来

约翰•哈迪:我的绿色学校之梦

珠宝设计师约翰•哈迪(John Hardy)在2007年退休之后与妻子一起展开了一段新的人生旅程:他们在巴厘岛建造了一所绿色国际学校(英文是Green School)。孩子们来到这里不仅要学习常规课程,还需要学习如何利用竹子建造环保的房屋。让孩子们在大自然的沐浴下学习成长,这个打破传统学校概念的绿色学校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目光。

前些年,美国前副总统戈尔拍摄的环保纪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席卷全球,影响了很多人,约翰 哈迪就是其中一位。他感同身受的一点是“不能让我们的孩子像我们这样经历着环境的恶化”,因为最终要承担这些代价的将会是我们的后代。于是,在巴厘岛做了半辈子的珠宝生意后,约翰决定将自己的后半辈子回赠于巴厘岛,建造起一间绿色学校,增强下一代的环保意识与社会责任感。


学生可以在周边的竹林里爬树

绿色学校的设计绝对名副其实。没有墙壁的教室与大自然连通在一起,依靠自然采光,老师们在竹板上写字;微风徐徐,学生们脸上洋溢着笑容。孩子们不仅学习如何做知识的主人,还要学习去做这个世界的主人。如果他们在课桌上随意刻画,那么他们接着就要学习如何去打磨桌子,给桌子上蜡,把桌子修复成原样。那并不是什么坏事,如此一来,孩子们便真正地拥有了那张桌子。

学校在各种实施方面到考虑以绿色为先,比如依靠水力发电,使用可循环利用塑料替换易坏的帆布屋顶,使用汽车挡风版代替写字白板等。绿色学校也逐渐带动了周边绿色产业的发展,人们建造起了绿色房屋,环保企业纷纷进驻,绿色饭店也相继开张。这一区域正逐渐发展成为一个绿色社区,一个绿色典范。

孩子们在这里随时都可以学习知识。他们学习如何种植,培育并收割有机大米,蔬菜,这些技能在他们今后的生活中都将大有裨益。


John Hardy: My Green School Dream

—————–
编者后记:
约翰 哈迪说:绿色学校是为世界而建的(Green Schools are built for the world.)这个让我想起丹麦一个叫KaosPilot的同样很著名的商科学校的名言:KaosPilot wants to be “The Best School for the world”. 两者共同点是都用了“for”这个字。而for意思就是“为了”。当约翰·哈迪要为世界建最好的绿色学校时,他得到了包括当地人、以及来自全世界各地支持绿色的人士的帮助,去那里做志愿者或者是老师。而当Uffe Elbeak要在丹麦建KaosPilot时,也是在这样一个 “best school for the world” 的信念下从一个成功走向另一个成功。这对于咱们那些希望做教育改革的朋友,不管是政策制订者、教师、学生或普通百姓,都是很好的一个参照。

假如大家感兴趣,也可以看看KaosPilot创始人Uffe Elbaek先生在北大的一个TEDx演讲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诺曼.福斯特的绿色议程

Norman Foster(诺曼•福斯特),当今国际上最杰出的建筑大师之一,第21届普利兹克建筑将得主。诺曼•福斯特生于1935年,曾在曼彻斯特大学学习建筑学和城市规划,1961年毕业后获亨利奖学金去耶鲁大学学习,在那里取得了硕士学位。成立了自己的事务所后,其设计的外观优雅、节能高效的建筑遍及全球。福斯特特别强调人类与自然的共同存在,而不是互相抵触,强调要从过去的文化形态中吸取教训,提倡那些适合人类生活形态需要的建筑方式。同时,他也是众多学术团体的成员,在世界许多地方进行讲学。绿色议程(Green Agenda)可能是当今最重要的议程了,在2007年于慕尼黑召开的DLD(数字生活设计)大会上,诺曼•福斯特跟我们分享了他的环保建筑设计的经验。

今日稿件由自由撰稿人高志伟提供。

撰稿人:高志伟

高志伟现就读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喜欢篮球,摄影,文学等。今年当TEDx来到西安时,有幸于TED结缘,一直身为学生的他,认为自己总是幻想多,实干少。他喜欢TED的理念。希望有一天做出受到认可的软件。关注个人的情感,才能给冰冷的机器带来活力。

作为一名建筑设计师,是在当前利用对过去的认知,为未知的将来进行设计。
–诺曼•福斯特

远在绿色议程的概念提出以前,福斯特就认为,环保并不是一种时尚,而是关系着人类的可持续发展。但在这次演讲中,他还告诉了我们一些别的东西:所有因绿色议程而迸发出灵感的建筑设计是决定生活质量的地点和空间的一种赞颂。
那么,人类从什么时候起意识到了地球的脆弱,并产生了环保意识?福斯特认为,1969年7月20日,人类首次登上月球,回头看到地球时,就开启了人类开始有绿色意识的新阶段。福斯特有幸和很多美国和俄罗斯的宇航员有过接触。他认为,宇航员航员都拥有先锋式的热情,是第一批真正的环境学家。之后巴克明斯特•富勒(Buckminster Fuller,著名建筑师)预言了绿色设计时代的到来。福斯特坦陈,巴克明斯特•富勒的预言及其作为一个地球公民的忧虑,影响了自己的思考方式和行为。

福斯特以1973年加那利群岛某个岛屿的总体规划为例,当时的设计图纸上便已经出现了现在耳熟能详的词汇:风能,再循环,绿化面积,太阳能电池。尽管巴克明斯特•富勒已经预言所有元素都将迷你化,技术将会使生活越来越便利和舒适,但我们依然很难想像的是,图纸上所有的设计都将以时尚的方式得以实现,而且触手可及。

建筑虽然很重要,但也只是整个图景的一部分而已。即使可以设计出一个零排放的房子,但这并不解决问题,却是问题的开始。你不能将建筑从城市的基础设施和交通中割裂出来。能源消耗不光在建筑中,也分布在建筑之间-交通运输上,以及工业中。如果将建筑及其相关的交通运输看作一体,那么能源消耗的很大一部分都是由城市及其基础设施如何共同工作而决定的。

所以,可持续发展问题不能和城市的本质分离,建筑只是城市中的一部分。现在,城市以一种环形辐射方式不断扩张,占用更多的绿色空间,修建更多的道路,在将人们运输到城市中心的过程中消耗了更多的能源,而是市中心本身却越来越商业化,失去了生命。你可以把北欧的慕尼黑和北美的底特律做个比较。前者的人口密度是后者的二倍,大多数人走路和骑车,其能源消耗仅占后者的十分之一。

总而言之,城市的能源消耗随着人口密度的增加而急剧减少,当然还要考虑到社会多样性、公共交通、公共空间质量等因素。2000年的时候,在发展中国家诞生了人口超过500万的巨型城市。现在,全世界有46个巨型城市,33个在发展中国家。环境问题在这些第三世界国家中的影响,比如中国和印度,当然非常重要。看看中国的北京吧,每天新增1000辆新汽车,随之而来的就是和交通能源消耗相关的污染问题。而使用自行车的人正在这个13亿人口的国家中迅速降低。

这种城市化进程非常迅速。发达国家用200年完成的城市化进程在这些国家中仅用了20年。技术的变革也是一样的,福斯特跟我们分享了现代工具对建筑设计的影响的经验。这些工具如何让建筑降低能耗,减少污染,使设计师负起社会责任。

在英格兰东北边的一个小镇,有一家公司的总部大楼,建于70年代。这个建筑的人文主义的色彩非常浓厚,体现了人与自然的亲密关系。在2001年该建筑获得了一个奖项,该奖项表彰能长时期使用的建筑。该建筑能使用如此长的时间,正体现了可持续发展的理念。

现在我们有更好的技术来实现绿色建筑,更有效的通风,更好的采光等等。在绿色建筑中,人们可以和自然更紧密的连接,甚至建筑本身都成为自然的一部分。绿色建筑并不是牺牲人们的物质享受,而是一种伟大的生活方式。

技术还深刻地改变了建筑设计的具体过程,比如建筑设计的数字化和虚拟化等。在没有计算机的时候,必须对建筑设计进行物理建模,制造实际的模型来检验通风系统的设计。而现在,一切都在计算机上完成。而且,更加完善和精确,所有的数据,包括压力,周围环境,风向等都可以综合在计算机上进行虚拟建模。

回到之前的话题,绿色议程。现在人们正在拯救死海,通过一条管道。其实绿色城市建筑不就是一条人类的生命管道吗?在中国,未来要建造超过400个飞机场等等许多大型建筑。这些所有的新建建筑能否成为呼吸自然空气,享受自然照明的人性化绿色建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也是新鲜灵感的来源。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Jamie Lerner的城市之歌

Stewart Brand:城市的未来

Stewart Brand的新绿色观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Rob Hopkins: 转变运动在全球范围内的蔓延

假如我们的生活不再依靠廉价的石油,那将会是怎样一种生活?Rob Hopkins于2007年发起了转变乡镇(Transition Town)运动,呼吁人们从终日依赖石油的生活中走出来,去设想一种更具可恢复性的生活。以下是他在2009年TED大会上的演讲,谈到了这一运动的由来以及背后的理念。


Rob Hopkins: Transition to a World Without Oil

演讲开始,Rob给观众展示了一瓶石油。他解释说,这是经过上亿年的地质时间才产生的。人类开采出的石油可以用于各种各样的用途,如制衣、食品、电脑等。人类的起居、交通、商业,乃至经济增长的模式都是基于一个预设,即我们可以一直有充足的石油可供使用。但是,假如我们回头看历史,就会发现,从发现石油到石油被开采使用至今天,也不过是短短的一百年而已。但我们却已经把我们几乎所有的生活方式都寄托于石油。甚至于会认为,我们用的石油越多,我们作为个人就越能干,生活也越优越。但很多人没有想到,对石油的过度依赖,恰恰是表明了我们自身的脆弱。

因为事实上我们不可能永远都依赖于这样一种不可替代的能源。现在全球有98个产油国,但是其中的65个已经达到了其可开采的峰值。过了这一峰值后,能够开采的石油量会逐步减少。面对石油峰值(Peak Oil)人类是否能够找到出路?

Rob认为人类的智慧可以引导我们走出困境,前提是我们清醒的认识到我们所处的境况。

今天的人们面对石油峰值之到来是怎么想的?

有些人是认为不值得大惊小怪,未来跟今天不会有什么大差别,只是有数量上的差别而已。这些人在行为上是延续一贯的做法(business as usual),不作任何的反思。但过去几年的一些关于气候变化的信息告诉我们,这样的想法显然是走不通的。

另一种想法是我们会直接遭遇大的挫折,因为整个系统是如此的脆弱,它很有可能会随时发生爆炸,带来严重的毁灭。还有一种想法是技术可以挽救人类,而这样的想法恰恰在TED大会上非常普遍。可惜现实并非第二人生(Second Life),我们不同通过点几下鼠标就把新的世界搭建起来。

又或者,我们可以去发明和创造更多有用的东西,但现实也往往带来诸多的限制,毕竟能源跟技术是两回事。Rob所倡导的,是一种更具恢复力(resilient)的路径。他希望通过转变乡镇运动,去传播和倡导这样一种想法。让人们去设想后石油的时代是怎么样子的,并且运用自身的想象力去做出可行的转变。

比较有意思的是,Rob所倡导的这一转变乡镇运动是基于开源参与的模式来运作的,没有一个中心指挥,谁都可以发起,谁都是主角。并且这一运动在全世界以类似病毒扩散一样的速度在发展。不同地区的转变乡镇组织会根据本地的实际做相应的事情,重要的是,这一行动给大家带来了一种历史使命感,使人们感到他们是在一个重要的历史关口扮演重要的角色。并且参与此行动的人也感到非常快乐。

你想要在自己所在的城市发起转变乡镇计划吗?不妨听听Rob的介绍:“找到一班对此非常感兴趣的人,大家可以走到一起,借助其他地区的转变乡镇行动组已经开发出的工具,在本地发起觉醒行动,可以通过电影、演讲等创意形式去传播你们希望传递的信息。之后可以自发组成小组,去做一些实际的项目,去创造你们所认同的摆脱石油依赖的明天。”

人们都在做些什么呢?有的在做本地食品计划,有的在做自产能源项目,有的在联合当地的学校开展行动,还有的开始探索诸如本地货币等创意。还有一些市民聚到一起,讨论未来50年的能源与生活——假如未来我们所能获得的能源不是逐年递增,而是逐年递减,我们该如何规划我们的经济和生活?

不管是怎样的创意,最终的目的其实就是一个:如何最大限度的减低碳的排放?

Rob最后总结说,他是从廉价石油的年代走过来的,但他希望未来人们可以选择一种更具恢复性的生活,更具活性的生活,更充实的生活。而假如人们只是抱着石油不放,那么未来很有可能会变得让我们无法控制。

======================================

下面是来自Transition Town的一个视频,介绍的是这一全球草根环境觉醒运动的起源与发展,也许你可以从中看到一丝启发或灵感:

In Transition 1.0 from Transition Towns on Vimeo.

相关TED演讲:

William McDonough:从摇篮到摇篮的设计

Amory Lovins:制胜于后石油年代

Stewart Brand:21世纪的新绿色观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罗布•霍普金斯:过渡到一个没有石油的世界

今天发布的是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介绍的是环保团体“过渡运动” (Transition movement) 创办人罗布•霍普金斯(Rob Hopkins)在TEDGlobal 2009大会上的演讲。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目前由韦晶晶担任组稿和策划。

撰稿人介绍

苏菲:
一个八十后的香港女子, 曾任职多个传媒机构,做过电视台的编导和撰稿员。最近创立了一间小规模的公关及传讯公司, 并为自由身工作者, 并正在修读中国法律硕士学位。对所有创意工业、电视和广播的信息都有兴趣了解。喜欢上网、打羽毛球、看电影。参加Tedtochina是因为想和更多朋友分享TED的智慧, 一起交流, 一起进步。
博客 : http://chinasophie.wordpress.com/

罗布•霍普金斯(Rob Hopkins)是环保团体“过渡运动” (Transition movement) 创办人。他希望建立一个不用依赖石油和社区为本的社会。

他建议社区应生产和提供服务,减少交通需要的能源消耗,准备过渡至”后石油时代” (post-oil future)。 他的“过渡理论”与绿化及可持续发展有关, 但更注重社区的自给自足和环境的复原力(resilience)。

这次演讲题目的是“过渡到一个没有石油的世界”,有以下几个重点:

1. 依赖石油作为主要生产能源的危机 – 石油消耗的速度远比发现快, 如果我们袖手旁观, 石油将被耗尽, 世界将变得不可控制。

2. 复原能力 (Resilience) 这个来自生态学的概念, 比可持续性(sustainability) 的概念更有弹性。

3. 科技不是万能, 科技未必可以解决能源短缺的问题。 现实世界不像虚拟世界, 土地和大海不能在一夜之间诞生。

4. 在过渡过程, 社会及环境不停转变, 我们需要创意、想象力和适应能力

解决问题 – 例如: 在英国东萨塞克斯郡的刘易斯(Lewes Sussex), 有团体发行只能在本土流通的Lewes Pound货币, 促进本土经济。

5. 要推动国际层面的立法以及令国家和本地政府回应环境议题, 社区的推广工作是基础, 社区的团体可作为推动创新意念的先驱者, 令现在看来难以落实的政策, 在未来五年到十年之内, 为大众所接受。

6. 过渡过程带来的不单是环境的复原,还有更亲密的人际关系。


TED.com: Rob Hopkins: Transition to a world without oil

他指出,“转变运动”的特征是:开源的、自组织的、重视解决方案的、注重地区与规模差别的,他们会从自身的错误中汲取教训,并且会是一个愉快的过程。“转变运动”注重的是“恢复”,而不仅仅是“可持续”,比如“可持续”的概念会要求超市降低能耗,而“恢复”的理念则从根本上质疑依赖于超市的这种消费习惯本身。

“转变运动”通常是这样开始的:一班人因为被某个点子感染走到一起,而后就在当地开展一次意识唤醒的活动。随着活动的开展,越来越多人参与,他们组成更多小组,开始落实具体的项目。目前有2000个”转变”的项目在全世界各地开展,还有几千个正处于酝酿的状态。这些包括:社区农业发展计划、社区能源计划、小组循环利用计划、花圃共用计划,甚至是替换性货币计划。

Rob指出,“转变运动”给予他极大的启示,他说,告别石油,我们可以开始一个新的纪元,建设一个更具活力的社区,使得我们每个人都能过得更健康、更能发挥自身潜力、更多人际关怀。

罗布•霍普金斯提出的论点, 不应该只限于已发展国家关注, 他的见解对发展中国家也有实用的参考价值。

过份依赖单一能源的后果, 香港在七十年代亦曾经历过。 1973年石油危机发生的时候, 香港还只是一个以制作业为主的城市。 当年由于石油输出口国组织对石油产量实施限制,令油价上升超过三倍, 当时各国对石油的依赖程度很高,油价飙升令全球的经济活动一度陷于瘫痪。香港这块弹丸之地并没什么天然资源, 石油的供应只能靠外地输入。当时全球及区内的需求均严重萎缩,导致香港的出口受到波及, 香港的本地生产总值 (GDP) 的实质增长由1973年的12.3%大幅放缓至1974年的2.3%。今天经济急速发展的中国大陆, 或许可以把香港三十年前吸收的痛苦教训引以为鉴。

罗布•霍普金斯发展本土经济的主张, 是否与全球化的趋势背道而驰呢? 参考Lewes Pound网页有这样的论述:发展本土及社区经济, 不代表与外界断绝贸易, 只是避免地方的经济被大财团操控, 令经济系统比较均衡, 既有本土亦有国际的原素。

所以我认为罗布•霍普金斯的主张, 亦可能有助于解决贫富悬殊及缓解经济系统受外来影响冲击的危机。 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并非相互独立而存在, 环境保护甚至能带来更加稳健的经济系统和更和谐的社区, 我想也是这个演讲带来的启示。

韦晶晶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联络方式: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本站文章TEDGlobal 2009 第七场简记
罗布•霍普金斯的博客:http://transitionculture.org/
Lewes Pound 网页:http://www.thelewespound.org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比尔·盖茨:下一站:核废料!

今天的Monday@TEDtoChina专栏为你介绍的是慈善家比尔·盖茨在TED2010第八场“果敢无畏”上发表的关于未来能源发展的一个演讲。Worldchanging的创始人Alex Steffen认为这是本年度最为重要的关于气候变化的演讲。因为,首次有商业界人士大胆的提出实现零碳的设想,并且这个人不是其他人,而是比尔·盖茨。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以下是TEDtoChina撰稿人牛晨为您带来的今日TED演讲,文章内容部分来自BoingBoing

作者简介
牛晨,二外学子,英语专业,O型天蝎男,认真,负责,敏感,挑剔,固执,有条理,关注细节,高标准严要求,热爱文字,杂志癖,媒体控。喜欢被需要,喜欢被信任,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渴望更丰富的生活,渴望发光发热。电邮地址:symox@yahoo dot cn

比尔·盖茨认为发展中国家是气候变化的最大受害者,这主要是因为气候变化会导致农作物减产。气温的上升影响了气候,生态系统因不能够适应这种变化而崩溃。现在我们还无法确定气温上升对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的不良影响到了何种程度,但毫无疑问,真实情况不容乐观。哪怕还有一丁点碳排放,温度就会继续升高。“我们得实现零排放”。


Bill Gates on energy: Innovating to Zero!

目前,每年有260亿吨二氧化碳被排放到大气中。每个美国人都要为其中的20吨负责,而全球的平均值是每人5吨。

盖茨为我们展示了如下等式:
Total CO2 = P × S × E × C

二氧化碳总排放量=世界人口(P)x各种服务(S)x每项服务的能耗(E)x单位能耗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C)

这个等式的精明之处就在于只用了乘法,只要四个因素中任何一个因素变成“零”,就无需担心剩下三个因素了,也就是说二氧化碳总排放量将变为“零”。那么哪个因素能被归零呢?

第一个因素,人口。世界人口正向90亿进发,是现在的1.3倍。(我们可不希望人口归零,除非你加入了“人类自愿灭绝运动”Voluntary Human Extinction Movement)

第二个因素,各种服务。人人都会消费服务,例如食品,供电,供暖。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些数值的上升是件大好事。盖茨为我们展示了一组幻灯片,幻灯片中印度的小孩在路灯下做作业,因为他们家里没有电。

第三个因素,每项服务的能耗。由于我们在肥料、交通工具和建筑设计上的不断优化,这些能耗在不断下降。我们可以看到,这一因素的不利影响已被降低到原先的一半。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把260亿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缩减到了130亿吨。但这还不够。我们需要的是“零排放”。

最后一个因素,单位能耗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我们不得不创建一个新的体系。我们需要的是能源上的奇迹。比尔盖茨的意思不是要我们完成不可能的任务。 微处理器是个奇迹,互联网也是个奇迹。我们所需要的,是像互联网这样的能源奇迹。但这儿还有个问题:“通常我们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而现在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Image: TED / James Duncan Davidson

我们需要的能源解决方案,要有惊人的规模和绝对的可靠度。潮汐能、地热能、聚变能、生物燃料,这些都很酷,但它们还达不到我们要的标准。盖茨为我们列出了另外5种不应忽视的能源:

1.矿物燃料——首先你得分离出二氧化碳,转化成液态,贮藏起来,还得盼望它不会泄漏。那太难了。谁又敢保证体积比核废料大几十亿倍的东西不会泄漏?

2.核能——问题就在于成本,安全性,还得确保它不会用于制造武器,还有核废料问题。

3,4,5.太阳热能,太阳能发电和风能——这三种能源的能量密度要远远小于矿物燃料和核能,而且它们是间歇性的。风能和太阳能时有时无,所以你得在不刮风或是阴天的情况下搞到能源。想把它储藏在电池里吗?盖茨看了看电池。现有电池的储电量也就能供我们消耗不到十分钟。解决电池这个问题不是不可能,但也不容易。“你需要一块无与伦比的电池”。

所以盖茨认为,奇迹很可能会发生在核能上。“一个铀分子蕴含的能量比一个煤分子大一百万倍”。他和内森·麦沃尔(Nathan Myrhvold)正在投资一项新型反应堆技术。它就是“行波堆”(Terrapower)。与一般核反应堆不同的是,一般核反应堆是通过燃烧“铀235”来获取能量的,它在天然铀中只占1%,而“行波堆”燃烧的则是剩下的99%,“铀238”。你可以把现在的废料当燃料用了。“就燃料来说,这着实解决了问题”。盖茨为我们展示了一张位于美国肯塔基州(Kentucky)帕度加气体扩散厂(Paducah Gaseous Diffusion Plant)的图片,图片上是装在钢瓶里的铀废料——这个工厂里的废料可供美国使用200年。而海水提铀的方式能够确保远远长于200年的能源供给。

编者按:核能发电未必适合所有地方,但是,假如像行波堆那样的技术能够解决核废料以及辐射问题的话,这也不失为危机年代的重要能源选项。当然,你可以完全鄙视这样的做法,比如Amory Lovins就提倡节能高效用电为上策。你是怎么看的?欢迎发表你的看法。(Tony)

相关阅读:

TerraPower发电原理

TED演讲:大卫·凯斯解释人工气候改造工程

TED演讲:埃默里·罗文斯:制胜后石油时代

TED演讲:斯图尔特·伯兰特的新绿色观(不知是不是斯图尔特·伯兰特的核能发电主张感染了盖茨先生?)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马约拉·卡特:维护环境正义

今天Thursday@TEDtoChina专栏发表的是一篇关于城市可持续发展的TED演讲。今年夏天的畅销书《小猫杜威》混合着作者维奇麦仑的个人经历,向我们娓娓道来一只小猫如何把一座图书馆变成了聚会场所和旅游胜地,又如何激励了一个传统的美国小镇、团结了整个这片地区。而麦克阿瑟奖获得者马约拉·卡特女士(Majora Carter),则由于一条小狗,开始为建立可持续发展城市四处奔波。这位在贫民区长大的黑人妇女,在TED的讲台上和大家分享了自己为“环境正义”所做的斗争。这引起了TEDtoChina自由撰稿人荣斐的极大兴趣。

荣斐目前正在瑞典乌普萨拉大学攻读攻读可持续战略领导硕士,她是一个跳槽至可持续领域的建筑环境工程师,酷爱旅行和音乐,喜欢用相片记录生活。她感谢TEDTalks,启迪人们的智慧,让人不盲从地正义。在她看来,所谓智慧,正是这种在浩瀚的信息中去伪存真的能力。

我们的伙伴网站MetaIdea.cn也在10月15日发布了一篇介绍同一个TED演讲的文章《绿色经济为何有可能:Majora Carter TED演讲》,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现在由我们的团队成员李君(Li Jun)负责策划与统筹。

李君(Li Jun)是一间信息咨询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并在筹备她的第二间公司。她也是《Vogue》杂志中文版专题撰稿人。在此之前,她服务于一间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从事媒体、互联网、高科技、教育等行业的投资工作。她目前居住于上海,热爱阅读、写作、科技、美食和一切美好的事物。
如果有你兴趣在Thursday@TEDtoChina发布稿件,请发邮件至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马约拉·卡特住在纽约的南布朗司(South Bronx),这里处置了纽约市40%的商业垃圾。该地区有一座污水处理厂、四座发电站、全球最大的食品配送中心,此外由于当地各行业开发的需要,柴油发动的开车每周往返该地区达六万多次。

当政府联系到卡特,希望给予1万美金种子基金用于开发该地区的水景项目时,卡特认为虽然这一举动是善意的,却有点幼稚。她觉得自己将在这该死的环境里度过一辈子。然而,她在1998年收养的一条流浪狗却改变了她的态度。

有一天,她带小狗慢跑,周围全部是非法倾倒的废物、杂草和垃圾,但小狗却一路拖着她,将她带到了一条小河。她意识到,这条和她的流浪狗一样被人遗弃的小河,急需保护,并且通过保护这条小河,有望通过社区的力量实现南布朗司地区的重生。

卡特得到了多方支持。新建的亨氏滨江公园(Hunts Point Riverside Park)价值三百万美金,是南布朗司地区60多年来第一座水滨公园,这也意味着,那一万美金的种子基金被杠杆放大了三百倍!

而这只是卡特的第一步。如何彻底消除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各种陈旧的分区以及土地规章政策带来的环境不公,继而从根本上解决南布朗司的环境问题,才是卡特最为关心的。


TED.com: Majora Carter’s tale of urban renewal

所谓环境正义,是指所有人都有权享受环境带来的好处,共同分担污染带来坏处。然而,现实生活中,环境正义却很难实现。种族和阶层往往是环境不公的暗号。卡特告诉观众们,作为一名居住在美国的黑人,相比白人,她有两倍的可能住在一处空气污染严重的地区,五倍的可能住在发电站或化工厂附近——而事实也正是如此。这些环境不公平,又进一步导致了肥胖、糖尿病、哮喘,使得这些人不得不支付高昂的医药费用,而他们并没有因为这些不公平就少缴一分钱税收。

卡特从小生长在一个近乎废墟的贫民区,但她和很多白人一样,受过良好的教育,这又使她和贫民区里的其他人不同。因此,她认为自己有责任也有能力帮助实现所在地区的环境不公。

卡特成立了一个NGO组织“可持续南布朗司”(Sustainable South Bronx),致力于该地区的可持续规划。她向联邦政府申请了125万美金专项基金,用于设计一个海滨广场和开辟街头自行车道。她同时也将纽约的第一个绿化屋顶计划(在天台或屋顶上大规模栽种植物,以改善城市的热岛效应)引入了南布朗司。

作为一个贫民区出身的黑人妇女,卡特的目标是让黑人也可以参与到环保事业中。她认为,个人加入成长迅速的小团队,通过合作,就完全可以相信自己和团队有勇气和胆量改变世界。

相关链接

马约拉·卡特(Majora Carter)维基百科词条

“可持续南布朗司”(Sustainable South Bronx)网站

埃里克·桑德森: 再现17世纪的曼哈顿

为了设计属于未来的宜居城市,埃里克·桑德森将目光投向过去。他试图再现1609年,当亨利·哈德逊驾船驶入纽约港时曼哈顿的环境景观。人们可以在曼娜哈特网站(Mannahatta web site)上进行探索,既可以搜索各种地址或地标建筑,看看1609年时当地的景象,也可以观察当时生活着的是何种动植物。思考着未来的四百年,桑德森回到了原来的问题:如何建造适宜人类居住的城市?建造属于未来的城市,需要考虑我们对食物、水、住所、生产资料以及生命意义的需求。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斯图尔特·伯兰特的新主张

斯图尔特·伯兰特(Stewart Brand)是长久基金会(Long Now Foundation)的创办人之一,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末,伯兰特就创办了《地球目录》杂志Whole Earth Catalog),该杂志可谓互联网之雏形。其后,伯兰特发起了一个叫 Well 的在线社区,该社区一直发展到今天。伯兰特写过多本关于环境、自然与人的思考的书,包括《建筑是如何学习的》, 《长久时钟的故事》以及即将于今年9月出http://www.ted.com/speakers/stewart_brand.html版的《地球规则》

今年6月,TED被邀请到美国国务院做了一次TED@State会议,伯兰特是应邀到场发表演讲的五位嘉宾之一(其余四人分别是Clay Shirky, Paul Collier, Jacqueline Novogratz以及Jacqueline Novogratz)。在他的演讲里,伯兰特主要谈及了四个关于环保与发展的争议性话题:

一为城市中的贫民区问题。伯兰特指出,目前地球上半数以上的人都居住在城市中,越来越多的人从农村走到城市。有些去到了像上海那样的大都会,但大多数迁往城市的百姓则是去到了贫民区(squatter city),他们就在那样的地方扎根,并且发展起来。

伯兰特说,住在贫民居里的人不会担心这些事情:

他们更担心的是这些事情:

在贫民区里流行的是一种灰色的经济:

这些人并没有被贫困压倒,相反,他们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努力的摆脱贫困。虽然很多时候都是以法律以外的形式来谋生。

这样的法律以外的经济形态就有如暗能量、暗物质,我们看不到其存在,也不清楚其内在的机理。但是我们必须去了解这样的事物。

随着时间的推延,生活在贫民区里的人们有可能走向犯罪,也有可能走向正当经营的道路。而政府能做的,就是帮助他们走后者的道路。

核能发电之前景是伯兰特提到的第二个问题。城市要发展,就需要电力供应,而目前为人类所使用的能源来源主要是煤炭、水力、核能以及太阳能。而占主要分量的是煤炭,但是这个是最不环保的。相比之下,核能则环保得多了。美国现有的核能发电很多原料是从前苏联的核弹头上拆下来的,这样的做法显然是有利于环保的。

再有一个是转基因植物。伯兰特说,转基因作物是农业发展历史上最成功的发明,它们并不会带来所谓的危害,反而更有利于环境的保护,因为种植这样的作物不需要给土地翻耕,使得土壤得以较好的保存,也减少CO2的排放。另外,转基因作物减低了农药的使用,也增加了产量。人们用面积更小的土地就能收获更多的粮食,也使得让土地回归自然的想法成为可能。

最后一个是人工气候改造(一译地球工程)。这一话题在2007年的TED大会上就曾提出过,后来也慢慢的受到了各界的关注。伯兰特的观点是,随着气候变化日趋严重,人工气候改造工程也许到头来还是不得不为之的事情。问题是,这样的大动作必将牵涉到各国的利益,而各国目前在这个问题上的不作为的逃避办法并非上策。

最后,伯兰特以意味深长的两句话总结他的演讲:

《地球目录》的第一句话是:“我们就像上帝一样,我们也许真的能做得像上帝那么棒。

《地球规则》的第一句话是:“我们就像上帝一样,我们必须做好这个角色。

参考阅读:

伯兰特关于长线思考的TED演讲

关于人工气候改造的政治争辩:http://www.worldchanging.com/archives/009784.html 科学背景:http://www.worldchanging.com/archives/005419.html

“Engineering the Planet” David Keith, Climate Change Science and Policy, S. Schneider and M. Mastrandrea editors
http://www.ucalgary.ca/~keith/papers/89.Keith.EngineeringThePlanet.p.pdf

威廉·麦克唐纳:从摇篮到摇篮的设计

假如世人沿用那种给他们带来当今之困境的思维方式,他们将不可能从当前的危机当中得以解脱。——爱因斯坦

The world will not evolve past its current state of crisis
by using the same thinking that created the situation.
– Albert Einstein

威廉·麦克唐纳(William McDonough)是一位著名的建筑设计师,他大力提倡生态建筑的理念,并且还写过一本书,叫《从摇篮到摇篮》,讲述这一设计理念。2005年,麦克唐纳被邀请到 TED 现场,讲述他的故事,我们不妨看看这位香港长大的老美是如何将绿色建筑的理念融入到其设计实践当中去的:


William McDonough: The Wisdom of Designing Cradle to Cradle

一名设计师首先要回答一个怎样的问题?“我们是否应当努力争取在实现地区社会发展、世界和平的此过程中也能做到保护环境?我们该如何去做?”我们能否关爱所有物种的生命?

商业活动的法则被人们运用到设计领域,虽然在市场确实能够在短期内使得人们通过高效而富于创意的方式来获得财富,但是,这里头有很多问题是被忽略的。很多商人会自我辩解说,我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要去破坏环境的啊!我根本就没有那样的计划?但是,没有计划就使得破坏环境成为了许多人心底里默认(de facto)的那个计划,因为人们想不到别的计划。如今的环境问题如此严重,但是,在白宫的决策层里头,他们心底还没有个算盘呢。

我们能否设计出一套能够把残局(endgame)变为无限游戏(infinite game)的方案?麦克唐纳说,我们需要怀有一颗谦卑的心,才能做到这一点。人类经历5000年才学会了在行李底下套一个轮子,以方便携带。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还是需要保持一颗谦卑的心。

什么是从摇篮到摇篮的设计?麦克唐纳将这一理念概括为以下的文字:

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多元的、安全的、健康的、公正的,让人感到愉悦的世界;我们需要清洁的空气、水、土壤和电力,并且要以一种经济、公平、生态、典雅的方式获得这一切。

这就是“从摇篮到摇篮”的所有内容。

假如说麦克唐纳的介绍过于平实,我们也可以看看这个概念在英文维基百科上的解释

Cradle to Cradle Design (sometimes abbreviated to C2C or in some circles referred to as regenerative) is a biomimetic approach to the design of systems. It models human industry on nature’s processes in which materials are viewed as nutrients circulating in healthy, safe metabolisms. It suggests that industry must protect and enrich ecosystems and nature’s biological metabolism while also maintaining safe, productive technical metabolism for the high-quality use and circulation of organic and synthetic materials. Put simply, it is a holistic economic, industrial and social framework that seeks to create systems that are not just efficient but essentially waste free. The model in its broadest sense is not limited to industrial design and manufacturing; it can be applied to many different aspects of human civilization such as urban environments, buildings, economics and social systems.

用中文概述如下:

“从摇篮到摇篮”的设计是仿生学在设计上的实际应用的例子,它的本质内涵是把物质(包括自然的与人工的)看成是一个健康的、安全的新陈代谢系统的营养素。它强调工业必须保护并丰富自然生态系统以及生物的新陈代谢,与此同时,对于那些人工合成的物质,也要保证它们参与到一个安全的、高效的科技新陈代谢当中。概而言之,就是要创造一个“零废物”的社会经济体系。

这样的设计理念已经在多个行业领域得到了应用,麦克唐纳在演讲中就谈到了他所参与的设计柳州生态城的故事。在该设计方案里,一切的工业以及生活“废物”都得到有效的利用,被用作化肥或进入另外的生产环节,简而言之,就是创造一个“零废物”的城市。这样的方案将最大限度的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在发展与环境保护两者之间取得一个良好的平衡。(演讲视频最后几分钟就是讲这个的,大家一定要看啊,麦克唐纳所描绘出来的图景是相当迷人的)

参考阅读:

威廉·麦克唐纳个人网站(英文)

《从摇篮到摇篮》中文简介,简体中文版的

Wikipedia: Cradle-to-Cradle

“从摇篮到摇篮”:可持续新理念评析(这篇文章主要是理论介绍)

The Next Industrial Revolution, by William McDonough and Michael Braungart

“亚洲第一村”的梦想和现实(南方周末)

打造可持续发展示范村中美选中本溪黄柏峪

中美可持续发展中心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Flickr,由Andreas_MB上传于2008年10月23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右图:来自Flickr上《Cradle to Cradle》一书的封面,由Changhua Coast Conservation Action上传于2008年8月3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璜·安利奎斯:生物学开启的新能源时代

20世纪末,尼古拉斯·尼葛罗庞帝的一本《数字化生存》预料了数字时代的到来。到了21世纪,生命科学的发展即将为我们开启一个崭新的时代,而璜.安利奎斯(Juan Enriquez)就是少数能够有睿智的目光,预见到这一学科的巨大商业以及社会价值的开拓者之一。安利奎斯是美国哈佛商学院生命科学项目的主要创立者之一,他还创立了一家叫 Biotechonomy的公司,专门从事生命科学以及由此而兴起的新型经济的研究与服务。安利奎斯的文章多次见于《哈佛商业评论》《科学》《外交政策》《纽约时报》等媒体,他还写过一本关于生命科学与新经济的书:《新财富宣言》(中文简体字版版已由中信出版社推出,台湾商周出版社也推出了繁体字版,英文版的Amazon链接)。

今天,我们一起看看生命科学如何为我们寻找新能源带来新的突破——用安利奎斯本人的话来说,就是我们未来将如何像种庄稼一样“种能源”


Juan Enriquez: Why can’t we grow new energy?

安利奎斯首先回顾了农业的历史,长期以来,人们从事农业耕作都是依靠手工或机械,但是,Norman Borlaug 发起的绿色革命则彻底的改变了农业的面貌,我们不妨看看以下的数据:

9000 BC- 农业开始出现
1830 250 小时= 100 英斗小麦(1英斗= 35 . 238 升)
1890 40 小时
1930 15 小时
1960 5 小时
1990s 咨询科技+生物技术

1950-2000 农业生产效率 ^7x
-非农业领域的生产效率 ^ 2.5x

(Norman Borlaug 的绿色革命最新是在墨西哥做试验的,可是今天的墨西哥由于存在各种顾虑,决定抛弃这种技术,使得该国由粮食出口国变为粮食进口国。)

那么我们今天获取能源又是怎样的一种方法?还不是一种机械的办法?开采矿山、挖掘油井……这一点和我们以前搞农业的做法是多么相似!这样做既耗时费力,又严重污染环境,还加剧了气候变暖的趋势。让我们和这样的旧思路说“再见”吧。

安利奎斯建议说,我们应当用生物学的办法来对煤炭进行处理,而不是大量开采与简单的使用(燃烧)。认识到这一点不管对于美国还是中国都相当重要,因为两国的煤矿储备依然十分丰富。关于什么是生物能源,我们不妨这么想:

我们可以把细胞看作是硬件,把基因是看作是软件,只要你开始将生命当成是代码来看待,你会发现只要改变代码的组成与结构,你就可以得到许多不一样的东西,可以是能源、食物、纤维以至于人。站在这样的高度,你将对什么是能源以及如何开发和使用能源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上图显示的是一次成功的基因移植的实验,科学家已经可以把一个完整的DNA操作系统从一个细胞里面取出,然后移植到另一个细胞里面,让另一个细胞发育成为新的物种。这个实验告诉我们,将来我们可以不需要通过高昂的补贴来发展乙醇汽油,而是通过生物学的办法来获得我们所需的能源。

生物能源是一座桥,通过这座桥,我们可以走向高效风能、太阳能以及核子能源的利用。只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才能避免在破坏环境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才能实现以一种经济节约的方式来生产能源。

参考阅读:

As the future catches you, excerpts from the book

”能源草“能替代煤炭吗?(科学松鼠会的文章)

题图照片:

左图来Flickr,由shashiBellamkonda上传于2008年10月25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右图来自Flickr,由motionblur上传于2008年6月26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文章内插图来自视频截屏。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约翰·弗兰西斯:十七年缄默为环保

John Francis约翰·弗兰西斯是环保运动领域的一位传奇人物,人们通常称他为“地球行者”(Planetwalker).

从1971年(亦即旧金山湾发生邮轮相撞事故导致汽油流入大海的那一年)到1994年,他坚持不使用机动交通工具(包括汽车、火车、飞机),而选择了行走。同样也是在1971年,他在经历了一次与家人的争执后决定要保持缄默,一开始只是想不说一天的话而已。而就在那一天,弗兰西斯说,奇迹发生了。他开始认真的倾听别人的话语,而在那之前,要是说到听,弗兰西斯坦白说,他那时一边听别人讲东西,一边自己在心里瞎猜,未及别人说完,就开始想象自己接着要说什么,但别人的话却没有完全听到,于是这就使得沟通成为泡影。那一天不说话的经历让弗兰西斯特别感动,那时候他27岁,他以为自己懂得人世之百态,但那天的经历告诉他,很多东西他都不懂。于是他决定第二天再作一番尝试。如此以往,坚持了整整一年。后来,这一行动延续了17年。

弗兰西斯在保持缄默的那段时间里认真阅读关于环境的书,并决定要去追求一个学位。他步行500英里来到南俄勒冈州立学院报读学士课程。由于弗兰西斯不张嘴说话,那所学院还特别为他开出一个专门的课程。两年后,弗兰西斯毕业,又自己造了一只小船,去到蒙特拿大学读硕士。弗兰西斯跟该校的领导“说”,希望能够报读河流、湖泊以及水利相关的课程,但是他没有钱。他们决定接收这位特殊的学生,并且先给他150美元,让他先注册一个学分,这样他就可以去听课,并且有权使用学校的图书馆等资源了。校方正是因为看出弗兰西斯的那股热情,才决定为其伸出援助之手。在蒙特拿大学期间,弗兰西斯还给学生上课,并且是不张嘴的上。(学生是否听得懂就不知道了)

再后来,弗兰西斯去了南美的委内瑞拉。他在一个关卡遇到当地的警卫,拿着一支枪对准了他,要他出示护照。他一怒之下大声嚷道,“嘿,你要护照吗?我不需要护照!护照就在我背包里。我是弗兰西斯博士,我是联合国特使,我就是一个地球行者啊。”从那天开始,弗兰西斯又开始张嘴说话了,这一次,他希望能够通过沟通与对话传递环境保护的信息,他说,他以前只是学习一些环境理论,但却很少走到民间。于是他决定开展与底层民众的对话,因为他相信,我们就是环境,人们相互之间的理解与沟通乃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他决定逃出那个监狱——长期不用机动车——因为他相信只有逃出那个监狱他才能把环保的信息传递出去。

参考阅读:

John Francis, a ‘planetwalker’ who lived car-free and silent for 17 years, chats with Grist

Planetwalk 30min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Flickr上John Francis的照片,由ghwpix上传于2008年11月15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右图来自Flickr,由Heidi & Matt上传于2006年7月7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