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回顾:TED在中国,如何进课堂?

这周我们重新开始介绍2009年TED大会的演讲,带来了两个TED大奖获得者的TED演讲全文汉译,这一周我们也重新温习了TED与教育的话题。

3月16日:《派蒂·梅斯:开创第六感
3月17日:《戴维·梅里:会唱歌的积木
3月18日:《席薇亚·厄尔:如何保护我们星球的蔚蓝之心
3月19日:《荷塞·阿布吕尔: 帮我把音乐带给全世界的孩子们
3月20日:《查尔斯·摩尔船长: 蔚蓝的大海已然是塑料的海洋

3月15日,上海师范大学教育技术系教授黎加厚博士在他的blog”东行记”上撰文推荐ted和tedtochina。黎博士是教育技术领域的专家,最近这段时间他在全国各地演讲时向教师们介绍TED.com。他在演讲报告中播放来自TED.com的演讲视频资源,例如Google创始人演示的全球用户访问Google的旋转地球仪,学校扼杀了学生的创造力。他也在blog上给出如何将我们的网站引入教育实践的三点建议:

给校长的建议:将《TED中国粉丝团》纳入教师教育的培训资源,鼓励教师将TED精彩报告进入课堂教学,以启迪和激发学生的创新思维。

给教师的建议:将《TED中国粉丝团》纳入自己的学科教学活动资源,鼓励学生学习TED精彩报告,并围绕TED报告展开研究性学习。

给家长的建议:将《TED中国粉丝团》纳入青少年儿童的学习与游戏资源,鼓励孩子学习和研究TED报告,并支持孩子探究TED报告中提到的新思维。

很感激黎加厚博士对“TED中国粉丝团”网站的推荐,实际上他更多的是在推荐TED本身。就像OPLC说自己不是笔记本电脑项目,而是教育项目一样。当“TED中国粉丝团”这个网站起步的时候,我们对自己说:“TEDtoChina.com不是一个翻译项目,本质上它是一个教育项目。”

大凡有机会来到 TED 大会现场的演讲者均有非同寻常的经历,他们要么是某一领域的佼佼者,要么是某一新兴领域的开创人,要么是做出了某些足以给社会带来改观的创举。由于演讲者对于自己所从事的事业有一种深深的热爱,他们的演讲也往往最能打动人心,并引起大家的思考和进一步的思索。

我们相信,TED演讲不论对于在校学生,或是成年人的终身学习,都是不可多得的学习资料。我们也期许在未来TEDtoChina.com会发展成为一个有价值的教育参考资源,助益于在校的大中专学生、各阶段的教师,以及每一个有志于终身学习的朋友。

在《会唱歌的积木》中,我们分享了来自TED.com原始网页上wylie jones的评论。wylie jones说TED不但可以是 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科技、娱乐与设计),还可以是teaching, encouraging, developing(教育、鼓励与发展),或 talent, energy, daring(才智、能量与胆识),或 thinking, enlightening, discovering(思考、启发与发现)。

我们可以来重组一下这些关键字,来看看TED如何更好地服务于教育:

◎ 教育理念与学习模式:教育,鼓励与发展

TED.com上有许多教育相关的演讲,演讲者有的本身就在从事教育事业。例如:加纳的Patrick Awuah从美国的微软公司回到故乡,创办了专注于领导能力的文科大学Ashesi大学,致力于培养非洲复兴的领航人;剑桥大学教授尼尔·图洛克在南非建立了非洲第一家数学/科学研究院AIMS,致力于培养非洲本土的研究型的数学/科学人才。他的TED愿望是“把AIMS推广到整个非洲,让下一位爱因斯坦出现在非洲”;职业培训先锋比尔·斯特里克兰则给失足青年开出药方:喷泉 + 阳光 + 食物 + 爱 + 信心

有的演讲者研究学习模式,还有的演讲者则投身于教育公益事业。Sugata Mitra在印度进行“墙中洞”(hole in the wall)儿童教学实验,指出未来的教育技术可以帮助边远地区儿童实现自我学习,帮助他们学会价值判断;Sir Ken Robinson在反思学校是否扼杀了人们的创造力;作家大卫·艾格斯(Dave Eggers)创立826Valencia这个公益机构,开创了一对一的社区课余辅导助益孩子成长的模式;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一次又一次的分享OLPC笔记本电脑项目的远景和进展;比尔·盖茨问大家如何才能让教师变得更优秀

这些演讲者的经历,以及他们分享的思考,值得教育工作者们借鉴和学习。什么是好的学习模式?什么是好的教育机构?什么是好的学习环境?相信大家可以从这些演讲中找到答案,获得启迪。

TED.com上标签为Education的演讲,现在有44个
http://www.ted.com/index.php/talks/tags/id/70

◎ 人格形塑与自我探索:才智、能量与胆识

对于学习个体来说,TED则提供了更多的精彩演讲。可以说,每天看一个TED演讲,相当于阅读一本人物传记。人格形塑是教育中的关键一环。如同积极心理学家马丁·赛林格曼所说的,幸福的最高境界是“使用你的长处,投身于超出个人的事业。” TED的演讲者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群人,他们专注于自己的事业,投入激情与爱,并创造出令人瞩目的贡献,超出个人生活的局限,放眼宏观的世界。

许多心理学家在TED上分享关于快乐幸福的思考;15位理想主义者许下足以改变世界的愿望,并身体力行将这些愿望转变为现实;奥瑞·奥科罗(Ory Okolloh)呼吁海外的非洲人踏上归航的船,以行动来拯救非洲,用自己的智慧为建设自我的家园发光发热;拉里·布利连向大家描绘一副严峻的全球图景,探讨我们该如何保持乐观;本· 邓勒普校长分享了80多岁的学生桑德·特兹勒(Sandor Teszler)的激情人生;自幼就没有双臂的列娜·玛丽亚·科林哥娃对生活无比乐观;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指出文明社会崩溃的原因在于,一个社会的精英决策层只顾自身的短期利益而不顾整个社会的长远利益;约翰·弗兰西斯(John Francis)连续17年不使用机动车,徒步走遍北美,就为了“环保”二字。

翻译只是搭建一个桥梁,真正更有意义的是人们的自我探索。人们惯常于从中观世界中习得颓废与悲观,而鲜少从微观世界和宏观世界中领悟美好与积极。真切、好问、多元——我们所理解的TED精神——这些正是当下国人所缺少的东西。希望TED故事能够带给大家一些有益的启发,让绿色环保的种子,幸福快乐的种子,积极果敢的种子,天下为公的种子,统统都扎根到我们的血脉里去。

◎ 多元思考与创造灵感:思考、启发与发现

上面所说的wylie jones的个人看法,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 TED 的特点。看 TED 演讲不是单纯为了18分钟的精神快餐,而且是一种很好的获取灵感、开拓思路、培养多元思考能力的好办法,舍此就不真正意义上的 TED 了。

迈克尔·坡兰(Michael Pollan)提醒我们从植物的视角看人类本身;珍妮·班娜斯(Janine Benyus)带给我们自然造物的12条黄金法则;威廉·麦克唐纳(William McDonough)说,“从摇篮到摇篮”的设计就是未来,这将引导我们走向下一波的工业革命;奥利佛·萨克斯将医学与文学熔于一炉;伊丽莎白·吉尔伯特(Elizabeth Gilbert)为我们揭开天才的秘密;垂直农业倡导者迪克森·戴斯珀米尔说所有建立可持续农业的技术都已经存在,我们需要的是一种决心、勇气与创造精神将这样的想法变为现实;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说互联网上的数据都是地下的,我们要把它们带到地上,让整个世界通过相互链接的数据而变得更有意义。

从不同领域的专家的演讲中,我们不仅可以学习到洞察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也可以领悟到有关创造力的一些奥秘:好奇心,跨越边界,毅力。对万物充满好奇心,善于从其他领域获得灵感和启迪,是高创造力人士的共同特征之一。跨越边界不仅可以带来触类盘通的灵感,也可以带来领人惊叹的艺术效果,还可以引导出多面向的自我,丰富我们的个人人生。

--- 给大家的挑战 ---

我们的编辑今天和一位朋友聊天,跟他提到TEDtoChina,他说要是我们能给他一个详细的实施方案的话,他可以尝试去跟学院谈,争取让TED走进课堂……

那么,现在我们将这个挑战留给诸位。

有什么办法可以让TED走进中国的小学,中学和大学的课堂?有什么办法可以让TED走进跨国公司,国营企业和民营企业的会议室?有什么办法可以让TED走进酒吧,咖啡馆和茶楼?有什么办法可以让TED走进电影院,图书馆和博物馆?……

早前Boingboing上提到过一个TEDtalk的大学校园版,由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策划组织,发动学校里的师生参与演讲。那么,我们何时会看到大陆的学生朋友自发举办类似的活动呢?

当我们抱怨教育环境不好时,互联网上到处都是学习的资料。当机场里播放以数百上千元出售的“成功学大师”低劣演讲时,TED将历年的演讲档案以创作共用(Creative Commons)的方式释出,如果你不是用于商业用途,你可以下载高清晰的TED演讲视频,在自己电脑上无限次地播放。

当我们抱怨东西方文化隔阂的时候,互联网为我们搭建起了这个桥梁。它也让我们可以重新思考地理位置的意义。假如我们能够解除自我设限,能够跳出中国思维之局限,放眼环球的话,也许我们的视野会更宽广,更容易理解他人的某些言辞或行为,也能在这个过程中更好的认识我们自己。

互联网确实为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可能,虽然语言不通的难题是很多人走进深层互联网的拦路虎。不过,假如作为个人,能意识到外语之重要,语言不通也不会是什么太大的难题了,因为外语不是火箭科学,人人都可以学,假以时日,人人都有可能学好。比语言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比自己现实生活高一个层次看问题的视角,这恰恰是我们从 TED 这类网站能学到的东西。

是不为也,非不能也。如何学习是每个人一辈子的事情。如何用TED学习,每个人都要去寻找自己的答案。

当然,我们也希望当你在寻找这个答案的时候,我们一直在你的身边。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一周回顾:TED在中国,如何进课堂?》有11个想法

  1. 要让TED能仍更多的人认识到,语言还是一个因素,如果能够有配了中文字幕的TED视频,一定会吸引到更多的人

  2. @Tangos 我也承认有字幕的话,更多人会去看TEDTalk,但是,相比起语言上的障碍,人们头脑中的一些观念上的盲点也许才是很多人面临的最大的 stumbling block…

    印度有个叫 Hole in the Wall 的教学实验,不少参与实验的孩子甚至连英语也不会,却也“从零开始”,在互联网的世界里摸索出自己的道路出来了:http://www.ted.com/index.php/talks/sugata_mitra_shows_how_kids_teach_themselves.html

    具体说到字幕翻译,也许我们也可以发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精神,实际去做点东西——毕竟中文字幕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做出来的。

  3. 上个周六参加一个工作坊,讲师讲到一点,盲点来自理所当然。

    我们是不是因为ted没有字幕,理所当然,很多人就不去看那里的视频了。

  4. 昨晚在图书馆看到了芝加哥大学出版的 Great Books 丛书(主编是Mortimer Adler),那是一个通识教育的丛书,收录了西方上至苏格拉底下至海德格尔的几十位大家的经典著作,丛书的开首有两卷专门分不同的主题来介绍书中收录的文本,读到那里的时候,我想起了TED。

    TED的一些演讲其实可以在一些课程的引论课中使用,而由于TED涵盖的知识范围非常广,因而也使得TED走进课堂有了可能。Great Books系列是古人的大智慧之汇集,而TED则可谓今人大智慧之汇集,若能把此二者相结合,也许可以结出美丽的果实。

    以下几个文章供大家参考:

    台湾东吴大学經典領域選讀經驗分享: http://www.scu.edu.tw/generaledu/newenews/lecture01_xhtml.html

    维基百科上关于 Great Books的简介:http://en.wikipedia.org/wiki/Great_books

    感兴趣的话还可以读一读《纽约时报》的这个报道:
    http://www.nytimes.com/2008/11/16/books/review/Campbell-t.html

  5. Tony Yet:
    TED在大学思修课上能否派得上用场?

    小石:
    可以把TED和国内的大学通识教育改革做个简单比较。


  6. 不过我在想,为什么用技术(technology)、娱乐(entertainment)、设计(design)这三个单词来概括这个大会?另外又按照 TED排列、而不是ETD或DTE等其他顺序来排列?我没查过这个名字的由来,在这儿我们也来“创想(creative thinking)”一下,想想TED名称的内在逻辑是什么——

    是不是说,技术突破总是会给人来带来兴奋,让人忍不住就想玩;而玩着玩着,对技术及其应用 就有了更多的了解(Playing, Playing, Learning through Playing,玩着玩着就学会了);然后我们就想用它和各种技术的组合来为我们设计新的生活方式。不知道这样解释是不是合理?

    ——摘自,”TED来到中国“,教育大发现社区简报·2009年6月份,http://sociallearnlab.org/xiaoshi/?p=20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